博时新兴成长基金

电视丨两个男孩 在一起 有什么不对?

博时新兴成长基金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DLL 日期: 2020-04-17

最打动我的是,剧中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觉得,两个男孩在一起有什么不对。

文  DLL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126.com

 

泰剧《假偶天成》的第一个场景是这样的:男主人公Tine跑出教学楼,一路狂奔,将一大群女生甩在身后,然后停在另一位帅气的男生面前,打算表白。Tine的声音出现在旁白里:我期待着有一天,能在大学校园里遇到自己的真爱。

博时新兴成长基金这部剧今年2月下旬在泰国开播,每周更新一集,再由字幕组译制到国内,在豆瓣上标记观看的人数很快超过7万,评分也有9分之高。看到第6集,我基本掌握了主角感情线的前因后果:在片头故事发生的一年前,高中生Tine去听心爱乐队Scrubb的现场演出,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Sarawat,回身道歉,这惊鸿一瞥令后者对他一见钟情;现在,二人上了同一所大学,Tine为了摆脱同校男生Green的骚扰式追求,在好友的鼓励下,决定请求最受女生欢迎的校园男神Sarawat假扮自己的男友,击退Green志在必得的信心。

13年前上映的《暹罗之恋》是大多数国内影迷第一次接触展现同性恋情的泰国电影,其基调清新伤感:一对幼时的伙伴长大后意外重逢、互生情愫,不料一方的母亲恰好目睹他们的初吻,对家人的愧疚让他们最终决定放弃这段感情。片尾,长相帅气的马里奥·毛瑞尔和恋人告别,那句“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你”令很多观众心碎。

而这些年,随着泰国法律的完善——2015年颁布并生效的性别平等法《B.E. 2558》规定,对LGBT的歧视是犯罪行为——泰国社会对LGBT人士的友好宽容也体现在影视剧创作中。2016年播出的耽美剧《一年生》讲述了霸道学长与桀骜学弟欢喜冤家式的爱情,在东南亚取得不错口碑,之后耽美剧在泰国显示出向大热类型剧发展的势头,往往剧情轻快,结局美好。今年春天,与《假偶天成》同期播出的,就有《学长的爱情攻心计》和《缘来誓你》。前者同时讲述三对大学男生的故事;后者包含了两段恋爱:落魄少爷和纨绔富二代从相斥到相吸,被妹妹写进耽美小说的男生发现自己有一天居然切身体会了妹妹想象出来的情感。

博时新兴成长基金三部剧中,剧情、剪辑、演员演技最出众的是《假偶天成》。勾起我追剧欲望的是两位男主角之间的情感拉锯战。在“他不知道他爱他”的设定下,傻白甜的Tine对于自己进入了Sarawat的温柔圈套毫不知情,被后者打着帮助驱赶追求者旗号的一次次公开示爱搅动芳心,在沦陷、猜疑与试探心意的犹豫中进退两难。

泰国耽美剧热度辐射到国内的同时,今年3月开播的国产耽改剧《鬓边不是海棠红》却反响平平,观众讨论的话题也并不聚焦在主角程凤台和商细蕊的感情上(而这对人物关系是推动同名小说剧情发展的内核)。和高成本、算是制作精良的《鬓边》相比,《假偶天成》的服化道十分粗糙,演员们常穿着白衬衣或白背心,外景除了学校操场就是同一个教学楼空镜。我想,它们口碑迥异,原因恐怕主要出在“改”字上。

博时新兴成长基金上一部有影响力的国产耽美剧是《上瘾》(2016)。这部15集的电视剧改编自作者柴鸡蛋的小说《你丫上瘾了》,以一个北方校园为背景,成本低廉,制作粗糙,但对官二代顾海追求家境清贫的同学白洛因的过程描摹细腻,他们从暧昧、争吵、亲热到剖白心迹的感情线十分明朗。《上瘾》让之前无甚名气的新人演员黄景瑜和许魏洲一炮而红。但或许由于部分场景尺度过大,这部剧未播完就遭遇全网下架。这以后,“耽美剧”在国产语境下就变为了“耽改剧”。

统治国内年轻一代观众2018和2019年夏天的,是两部耽改剧《镇魂》和《陈情令》。主角们仍有原著中一些超越朋友界限的暧昧互动,但观众看不到他们亲密程度超过拥抱的肢体接触。《镇魂》主打“社会主义兄弟情”,《陈情令》将原著后半段魏无羡与蓝忘机的感情进展弱化,强调了他们携手“锄奸扶弱,无愧于心”的担当和勇敢。

不过,这不妨碍主角赵云澜与沈巍、魏无羡与蓝忘机分别吸引了庞大的CP粉。上海双子塔玻璃幕墙上“镇魂女孩C位出道”的标语、“博君一肖”在2020年仍占据微博超话CP榜第一并拥有超过200万粉丝的热度,足证这两部耽改剧现象级的爆红。资本自然也看到了耽改剧的市场,近一年内就有数十部耽改剧立项。

博时新兴成长基金但新近播出的《鬓边不是海棠红》,“改”的幅度之大,让人几乎觉察不到爱情的蛛丝马迹。同名原著中,程凤台在北平的梨园堂会上结识了风流名伶商细蕊,他摘下商细蕊衣襟上的红梅,插到自己的西服花眼上——一段时代传奇之恋就此展开。在电视剧里,黄晓明和尹正将二人分别演绎成了痴迷京剧的爱国商人和致力于传承戏曲文化的热血乾旦,同样怀抱以身救国的情怀和振兴国粹的信念,是以并肩砥砺前行。《鬓边》的制片人于正在其个人微博不止一次强调,这部剧意在“传播京剧文化”,体现“士为知己者死”的精神。

博时新兴成长基金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在寻求主流认可的过程中,国内耽改剧的“耽”在“改”中被一点点挤压,同性情愫从模糊不清到被涂干抹净,最终,耽改剧通过对亚文化的彻底阉割,蜕变为纯正的主流剧,得以畅通无阻地向大众传播。这在让作品更加安全的同时,无疑抹杀了原著的本质;创作团队对同性情感的遮掩否认,也在加固主流社会对于性别性向的刻板印象。

打开《假偶天成》,我发现剧中对同性情感的呈现是如此直白坦然。Sarawat通过Instagram向Tine求爱,请Tine穿着自己的球衣来赛场为自己加油,为Tine弹奏Scrubb的歌曲。看到Tine与其他女生搭讪约会时,他表现出明显的醋意和占有欲,又不忍拒绝Tine的每一个小小请求。在最新播出的第8集里,Tine向朋友承认,自己被Sarawat吸引,和他在一起会有“心跳漏拍的感觉”。而最打动我的是,剧中所有人——Tine、Tine和Sarawat的狐朋狗友、Sarawat的迷妹,没有一个人觉得,两个男孩在一起有什么不对。

网友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0期 总第628期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配资开户 :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